当前位置:

40年后再相聚 重温激情岁月
  • 来源:佛山日报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09-25

 

40年后再相聚 重温激情岁月

知青重回“第二故乡”六和 追忆艰苦奋斗经历

 

40年后,知青再次相聚六和村委会。

 

1979年9月,六和知青场知青在农场合影。

 

1977年7月,六和知青场知青在晒谷场打禾。

 

六和知青场知青毕葵珍(前)在猪场喂猪。

    四十年前,三水北部六和水汪汪、草茫茫,看似美景,实则数十里人烟荒芜。一群城市青年男女来到这里,开山、修路、造田,以罕见的勇气和激情改变穷山恶水。

  今年是六和公社知青场第一批知青下乡四十周年纪念的日子,近日,知青们从四面八方重回知青场。当年的青春少女、翩翩少年,已经走到人生金色的秋天。他们聚在一起,回忆艰苦奋斗的岁月,发现眼前这片熟悉又陌生的“第二故乡”所发生的变化。

  从校门到农村艰苦劳作

  时间回到40年前,1975年,三水县成立县、公社、大队知青场近50个。六和公社知青场是其中一个,共有知青124人,其中广州知青93人,本地知青31人。六和公社知青场的老场长伍国兴回忆,当时,广州知青主要来自广州市交通运输系统,本地下乡知青则大多数是来自老师、医生、财贸、街道及水上运输系统家庭的子弟。

  “大多是当年初、高中应届毕业生,从校门到农村,年龄多为十七八岁,个别为十六岁,是最年轻的一批知青。”伍国兴说,因为农场的知青大多是1976年~1980年下乡的“后五届”知青,六和公社知青场也成为年轻人最多的一个知青场。

  六和公社知青场位于如今的南山花古崀草塘边,四面是沼泽和农田,符合当时中央关于知青下乡要到“边远、贫困、人烟相对较少的地方,以利于改变落后面貌”的精神。对于初到的知青而言,面对的可谓是全新的世界。

  由于北江流域是血吸虫疫区,其时,当地政府和人民正与血吸虫病进行艰苦的拉锯战。广州的知青何瑞坚说,初到三水,沿途挂有很多“消灭血吸虫病”的标语,血吸虫成为很多知青对农场的第一印象,大多数知青刚到农场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医生的指导下,戴着手套在涌边撒药。

 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

  聚会现场,一组黑白的老照片引起了在场知青的阵阵感慨。记者看到,老照片记录的均为当时农场生产生活的场景。而照片的主人翁,不少就是在场的知青。

  老场长伍国兴介绍,六和公社知青场以农为主,有水田280亩,旱地90多亩,鱼塘50亩,还有菜场、粮食加工厂,以及猪场、牛场等畜牧业和拖拉机运输等行业。知青每月由农场发给工资20元,供给大米40斤,生油、猪肉按城镇人口定额供给。

  当时,为响应县知青办提出“每人每年劳动300天”的号召,知青们开展了艰苦的劳动竞赛。其中广州知青毕葵珍1977年全年开工303天,1978年全年开工320.5天,1979年上半年开工153天,均超过县知青办的要求。“当时的农场,这样的知青为数不少,虽然他们在家时很多还是娇气的孩子,一旦下乡,马上就变了一个样,不但日常生活能够自理,而且成为农场的主要劳动力。”毕葵珍回忆说。

  “双夏”(夏收夏种)大忙季节在知青们的回忆里可谓烙印最深。炎炎烈日下,知青们白天汗流浃背地割禾,晚上打夜禾。完成夏收后,接着又进行夏种插禾,劳动的艰苦程度可想而知。但不少知青在农忙时节没有缺过一天勤。

  农闲时,农场还会安排知青到社队联办的矿山挖铁矿。“那是非常艰苦的工作,雨天时,泥浆满身,女知青的发梢也沾满黄泥,白嫩洁净的姑娘变成落汤鸡。”知青黄少英说,她是和蔡茹云、梁艺文、何瑞坚一组挖矿的。男知青气力大,负责挥锄挖矿,女知青捡矿。这种合理分工也构成了当时农场的主要劳动搭配。

  容颜虽老赤心依旧

  下乡的岁月,尽管生活条件艰苦,但农民的关心和照顾让在异乡的知青们备感温暖。知青李玉彩回忆,1978年7月的一个晚上,她突然发高烧,是农场农民用手扶拖拉机沿着崎岖小路把她送到公社卫生院。刚送完李玉彩,知青黄桂妹又盲肠炎发作,农民再次折返将黄桂妹也接到卫生院,一直忙到天亮。

  1977年,国家恢复高考。正在下乡的许春云决定接受挑战。她原是广州45中高中毕业生。由家里寄来复习资料,劳动归来,就在宿舍里复习,一度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。她走进考场,终于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,成为农场第一个通过读书回城的知青。

  1978年,国家实行冬季征兵,规定18~20周岁为适龄青年。六和知青场大多数知青符合这一年龄段,他们踊跃报名,接受祖国挑选。最后,冼伟光荣入伍,成为农场第一位走进军营为国站岗的知青。

  1980年,知青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大回城。10月底,六和公社知青场知青也陆续被招工离场。据1992年出版的《三水县志》 记载,至1980年止,三水县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已经基本结束,全县历年累计接收广州、桂林、上海及本市、县属知青31524人。

  “我1976年下乡,1980年底被招工回城,下乡时间足足四年。那时正值18~22岁,最美好的青春已经献给了三水。”广州知青梁伟珍说,虽然知青们已经离开了三水,但这里永远是他们的“第二故乡”。

  (文/图 佛山日报记者吴志远)